当前位置: 交口今日新闻 > 教育 >
2020 02-15

通过民办教育扶持基金给予机构教师补贴

Comments 阅读:

  2月10日,送走元宵节后的第一个周一,对于不少企业员工来说,是春节后复工的首日,对于不少师生来说,也是网络授课的首日。钉钉的官方微博点赞了一条视频,这条视频称,光是2月10日当天,全国300多个城市60万左右的教师通过钉钉直播上课。

  全国各类学校延期开学、校外培训机构在开学前不得开展线下服务、各地各学校要做好网络教学准备等要求的出台,已经对整个教育行业的面貌造成影响,这些要求,影响着在校的师生、课外教育培训机构以及在线教育企业。

  教育行业,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盛大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考验,答卷的完成情况,由全国数亿计的师生和教育行业从业者书写。

  在一些老师和家长看来,今次的寒假太漫长,例如广东省教育厅就在2月7日下发通知,全省各级各类学校2月底前不开学,中小学的学生们早早完成寒假作业,家长担心孩子玩得心太野,开学后学习跟不上;学校则担心延期开学毕业班学生不够时间复习,影响升学率。

  湛江一所高中的高三生物老师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她所任职的学校从2月10日开始安排本校老师在钉钉上给学生直播授课,不讲新知识点,讲平时的重难点,避免有些学生由于家里网络不好或者没有听课设备错过新内容。而在本校老师开始直播前,该校老师就推荐学生去听更早开始直播授课的广东省实验学校的老师网络授课。

  有的学生家长对愿意在疫情防控期间网络授课的老师们万分感激,有的学生家长却对网课拒之门外。2月12日,一名在惠州教小学的老师在班群里宣布,学校打算在2月17日开始网络授课,引起部分家长的不满,持反对意见的家长主要认为孩子年龄小,自控力差,没有家长的陪伴上网课效果会很差,长时间上网课还不利于孩子的视力,而家长们要工作,难以抽出时间监督孩子上网课。

  也有的学校按兵不动。广州一名初中老师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她所任职的学校原计划在2月17日开学,接到广东省教育厅下发的2月底前不开学通知后,学校甚至不让老师提前返校,所有的师生目前均在等进一步通知,学校领导也不打算安排网络授课,主要还是怀疑网络授课的效果。

  上述初中老师还留意到,在她的大学群里,绝大多数大学同学都是从事教育事业,但说起网络授课却是“满满的吐槽”,“很多老师私下对网络授课是很排斥的。”该老师说道。这或许不难理解,从面授到网授,除开要有外界软硬件的支持,对于师生来说,都是原有授课习惯的打破和重建,需要时间适应。

  在这场忽然而至的网络授课浪潮面前,加不加入其中,除开要避开政策的雷区,还得考虑家长的诉求、老师的情绪、学生的学习效果,学校难抉择。

  1月31日,广东省教育厅发布《关于全力防控疫情确保开学安全的通知》,明确提出,校外培训机构开学前不得开展线下服务。一些在寒假开线下班的培训机构紧急将课程转为线上,从事在线教育的企业捐赠线上课程,在线教育一时风头无两。

  A股上,全通教育(300359.SZ)因为披露整合推出智慧云平台等工具产品为学校、教师等客户提供解决案,连收4个涨停板,尽管所谓的工具产品主要为公益支持,目前没有形成规模收入,甚至还处在整合产品、跟学校沟通需求的阶段。立思辰(300010.SZ)由于被报道公司旗下豆神大语文在疫情期间,线下课程全部转为线上直播课程以及向全国中小学生免费提供部编版语文“春季同步学”线个涨停板。

  广州起家的“华南补课天王”卓越教育集团(也将旗下寒假班全部转为线上。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卓越教育集团副总裁周贵处获悉,主打线年成立了网校部门,原计划在2020年下半年旗下课程全部触网,疫情的发生逼着卓越教育将这一计划提前。

  周贵介绍,卓越教育的寒假班从正月上旬开始,年前武汉封城的消息一出,卓越教育高层就很警觉,提前让IT部门做准备、培训老师网络直播的技能,老师们大年三十晚上都还在磨课,也提前跟学生和家长做了沟通,指导他们为上网课做准备。卓越教育春季学期的课程目前也是按照网络直播课在做准备,避免若疫情持续时间较长而再次受掣肘。

  尽管卓越教育寒假班退课的学生较少,但周贵透露,因为疫情的影响,寒假班利润的损失大概有五六个点,主要因为线上上课成本骤增。

  周贵介绍,在线授课,服务器、平台的租金和流量费的支出甚至比线下的租金还要贵,卓越教育原有两个平台,怕卡顿另租了两个平台分流,上10天的课,光是流量费就将近1000万。

  立思辰也提醒,虽然线下课程转线上,确实能增加线上课程学员的数量,但也可能导致线上系统升级、维护成本增加,本次疫情不一定能增加公司2020年的业绩。

  表面来看,在线教育烈火烹油,但实际上,高昂的线上维护成本、不低的线上获客成本、较低的线上客户忠诚度以及有待提升的线上学习体验,让在线教育在疫情结束后是否能持续受捧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副院长熊丙奇举了一个例子说明线上教育的获客成本:新东方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线下机构的付费用户获客成本在500元至1000元,线元左右。

  近段时间,多家在线教育企业免费捐课,这固然体现了企业的社会责任感,但在熊丙奇等教育行业人士看来,这也是一场流量争夺战,逻辑跟互联网的其它业务相同,在竞争的初期先烧钱将用户吸引过来,后续进行流量变现。

  熊丙奇指出:“对在线教育机构的真正考验是,免费引来的用户,有多少在疫情过后变为愿意买单消费的在线教育客户。”

  在线教育用户的留存率是横在教育培训机构管理者心里的一道坎。“在线教育用户的忠诚度是非常低的,用不用你,对于用户来说就是是否关掉一个窗口重开一个页面的事情。”周贵说道。

  用户体验方面,近几天大量的师生初尝网络授课,吐槽最多当数卡顿问题,但在周贵看来,提高在线教育的体验和效果,解决视频流畅度只是基础,更为关键的是,是否能做到因材施教。“线下教育发展了这么多年,做了很多分层教学的准备,例如测试摸底、分班等,一个线下培训中心,来的人大概也就是附近的学生,很容易了解情况,也容易出效果,但是线上涌进来的人是五花八门的。”周贵指出,如何给用户提供可以媲美线下体验和效果的在线教育,还需要企业的持续探索、打磨。

  不过,周贵也同时指出,今次的疫情,对于在线教育的发展来说,是个加速剂,“教育了家庭,家庭也装备了(在线教育所需的设备)。”

  除了是卓越教育集团的高管,周贵也是广州市民办教育协会的副会长,2月2日,民办教育协会给广州市委办公厅递交了一份请求函,恳请政府协调倡议各租赁物业业主对疫情期间的培训机构物业租金予以减免、协调政府相关部门给予民办教育培训机构予以税收返还、财政补贴等。

  疫情的到来,让一些培训机构紧急将线下课程转为线上,但周贵留意到,还有数量庞大的中小培训机构还无法转到线上。“租个平台还是很简单的事情,后台很复杂,怎么录入、管理师生,还有老师的培训,线上的一整套流程跟线下已经完全不同。”

  2月6日晚间,创立于2007年的兄弟连的创始人李超发布了致全体学员、员工和股东的一封信,信中说,即日起兄弟连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同时遣散北京所有员工,上海和广州地区可以更换品牌再开展业务。尽管在疫情发生前,兄弟连已经连续亏损,但疫情是压死兄弟连的最后一根稻草。李超表示,节前勒紧裤腰带,缓发工资、压缩成本,就是为了节后招生旺季打个翻身仗,但疫情打乱了全部的计划。

  周贵算了一笔账,对于线下的培训机构而言,租金、人工的成本能占到营业成本的70%左右,而培训机构的利润率普遍不容乐观,在不营业且无法削减租金、人工成本的情况下,大多数培训机构只能撑3个月左右。

  周贵表示,尽管疫情期间会减免国有物业的租金,但这几乎没有惠及中小培训机构,培训机构租的基本是私人物业,私人物业响应免租金的情况很少。类似的,政府鼓励银行给受疫情影响的企业贷款,银行也很难照顾到固定资产、抵押物不多的中小培训机构。“减免国有物业租金、缓交社保,还不如直接将中小企业上一年的税收返还,几十万对于大企业来说不算什么,给小企业或许又能熬一个月。”周贵说道。

  卓越教育也向广东省教育厅提交了帮扶民办培训机构的建议,这些建议有的并不需要政府掏钱就能帮到企业。

  例如,卓越教育建议,简化审批,减轻民办培训机构的行政支出。避免跨区经营的机构多头纳税,可以参照武汉市的做法,允许民办培训机构一市一个营业执照,每个教学点独立申报一个办学许可证,每个教学点只需办理非独立法人的分公司登记。

  周贵指出,由于历史遗留的原因,在广州办培训机构,在哪个区有教学点,就需要在哪个区注册独立法人公司,卓越教育就有将近20个独立法人公司,财务人员做账都累死。

  卓越教育建议,对能够坚持不减员的培训机构,通过民办教育扶持基金给予机构教师补贴。补贴可以按持有教师资格证人员来统计。

  周贵指出,民办教育扶持基金的教师补贴只覆盖在民办中小学任职的老师,如果补贴能惠及培训机构的持证老师,是个雪中送炭的举动。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都是要经过漫长试错和不断思考的 下一篇:没有了
  • [教育]通过民办教育扶持基金给
  • [教育]都是要经过漫长试错和不
  • [教育]对于即将大学毕业的学生
  • [教育]確保教師立足教育教學崗
  • [教育]对学习质量进行诊断评估
  • 公益广告